首页 > 科技 / 农业科技 > 正文

解放军大校谈《稻可道》:向活在当下的英雄袁隆平致敬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6/3/17 9:12:24

解放军大校谈《稻可道》:向活在当下的英雄袁隆平致敬

袁隆平院士与“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副主编宋兴大校亲切合影

袁隆平院士的亲传弟子方志辉创作的《稻可道》,描述了袁隆平院士生活的经历横跨抗日战争、共和国六十年和新世纪的当下,而他走遍的世界囊括亚非拉美欧洲等各个国家,期间有着太多震惊人心的故事,同时该书也包含了袁隆平院士麾下的数十位科学家——那些热爱和平、不畏艰难、敢于拼搏奋斗、向全世界传播和推广水稻的“和平的狮子”。


    故该书一问世,就引起了社会各大人群的关注和讨论,最近更因为有网友倡议“袁隆平和平奖”,引得舆论振奋。

总装备部武汉军代局驻衡阳地区军事代表、湖南人宋兴大校,因为一直仰慕袁隆平这位活在当下的英雄,而担任了“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副主编,参与了《稻可道》一书的资料整理工作。6月28日下午,记者在长沙采访了宋兴大校。


杂交水稻是大团结、大协作、默默奉献的产物

“我是军人,在军工系统工作。”采访一开始,宋兴大校不忘亮出自己的身份。

“我之所以愿意参与该丛书的工作,一方面因为我是湖南人,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军工行业的精神,和袁隆平院士发明和推广杂交水稻表现出来的伟大精神,是完全一致的。袁院士还算幸运,他的事迹还可以报道,而很多军工行业的科研工作者、科学家,为国家奋斗一生,有的是因为军事秘密问题,而不被报道,默默无闻。”
    他强调:“一个国家和民族,永远不能缺少奉献精神。改革开放以后,社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更加强调个人的利益,奉献精神少了。这本书出版之后,很多人来争相来阅读,因为他们觉得心灵受到震撼。尤其是年轻人,更应受到袁隆平奉献精神的熏陶和教育。”
    “袁院士的奋斗历史,基本上就是共和国60余年的奋斗历史。前30年他完全是为国家作贡献,大公无私,忘我工作。后30年搞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其实袁院士也参与了市场经济,国内第一家以农业科学家袁隆平命名的上市公司——隆平高科,为行业树立了标杆。”
    “共和国后30年发展这么快,其实前30年也是发展很快的。那时候是在一穷二白情况下发展起来的,没有什么基础工业。当时苏联援建时,一共156个项目,现在我们军工业的基础绝大多数还是在毛主席手上打下的。其实,杂交水稻也是在毛主席时代发明的,后来才向全世界推广。前人挖井,后人喝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就是这个道理,非常深刻!”
    前30年为什么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宋兴大校认为其中有一种最宝贵的精神——大团结、大协作、默默奉献的精神。“不像现在搞私营经济,有个什么专利都必须是我自己的。那时候搞一项科研,所有的资料和技术可以完全无私贡献和共享,只要国家有需要,所有的部门都要参与、配合、协作。集中精力打歼灭战,才攻克了一个一个技术难关。军队打歼灭战的精神,完全可以放到科研工作上来。”

    袁隆平集中体现了湖南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精神

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宋兴大校说:“在市场经济发展的今天,整个社会相对缺少一种爱国主义精神。袁隆平80多岁了,数十年如一日守望着大地,虽然他完全有机会出国定居甚至移民,但他没有。‘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是一个很好的宣扬爱国主义的题材。”

“《稻可道》中有一节,其中有一句话‘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籍’,是爱国主义的精辟概括。袁院士的高风亮节、爱国主义情怀,应值得所有中国的科学家学习,更应让某些移民或准备移民国外的官员、商人惭愧。”
    袁隆平院士祖籍江西,出生于北京。但他主要生活在湖南,湖湘文化精神已经完全融入到他的血液中。宋兴大校指出,袁隆平院士集中体现了湖南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精神。除了世界级伟人毛泽东,向全球传播湖湘文化,恐怕就只有袁隆平和他的团队通过杂交水稻的传播,把湖湘文化传播到亚非拉美欧洲等各个国家,影响全世界。
    “从近代开始,湖南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从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到后面的毛主席、刘少奇、彭德怀、任弼时,一路走过来。戊戌变法谭嗣同第一个上刑台场,辛亥革命黄兴冲在前面领导武装斗争,毛主席领导秋收起义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湖南人敢为人先,敢作敢为,后来打下天下,太不容易。”
    “红色江山打下来之后,又奋斗了几十年,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具备一定工业基础的现代国家。而到了袁院士发明杂交水稻,才基本解决了国人的吃饭问题。湖南人的奋斗精神永远不能丢,湖湘文化的精神血脉更应代代相传。袁隆平院士,是湖湘文化的又一座高峰,是和平年代的‘和平的狮子’。”宋大校充满激情地说。

    弘扬袁隆平精神,是向活在当下的英雄致敬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作家郁达夫在鲁迅的追悼会上曾如此说。
    在宋大校心中,袁隆平不仅仅是一位大科学家,更是一位大英雄。
    “但是,最近十年网络发达后,一些所谓的自由派人士,包括很多没有吃过苦的年轻网友,竟然质疑我们的历史教科书,质疑党的革命历史和共和国的奋斗历史。甚至污蔑和抹黑革命烈士,辱骂先贤圣人,导致历史虚无主义泛滥。这是多么荒唐!”
    “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革命烈士的鲜血不能白流,英雄故事不能抹杀。一个民族的历史,失去了这些先贤圣人和革命英雄,还谈什么精神和灵魂。此风不可长,断不可蔓延。”
    他认为,袁隆平院士领导他的团队克服无数困难发明杂交水稻,作出了世界性的贡献,本身就是共和国英雄主义的体现,而且是一种集体英雄主义。袁隆平院士70岁还在周游列国推广杂交水稻,85岁高龄还自称“80后”,下得了稻田,念念不忘超级杂交稻攻关“亩产1000公斤”乃至1200公斤。
    同时,袁院士又派出了一支又一支科学家团队,在世界落后的亚非拉美落后国家布道(稻),这是多么波澜壮阔的宏伟景象。但在市场经济和商业拜金主义的大潮中,那些扎根于稻田、又土又黑的农业科学家被人遗忘了,没有娱乐舞台上的那些明星、歌星受人追捧,那样光鲜明亮。这是十分悲哀的事情,也是一种价值观的扭曲。
    “我参与‘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之《稻可道》的工作,弘扬袁隆平精神,就是向活在当下的英雄致敬!”宋兴大校铿锵有力地说。 (记者 瞿建波/文)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