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调查 / 农村 > 正文

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实施情况调查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2/13 11:54:41

 福建省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实施情况调查
 
2009年12月起,福建省在晋安区、荔城区、晋江市、海沧区、上杭县、大田县、福鼎市、武夷山市、龙海市等9个县(市、区)开展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为了解各试点县实施情况,总队深入各地开展调研。调查表明:新农保受到农民的普遍欢迎,但在具体组织实施中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新农保制度设计仍有待完善。

一、各试点县实施情况及参保意愿                  农村调查
(一)各地具体实施政策差异较大
目前,各地均已根据省政府《关于开展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精神,结合本县实际情况制定试点工作实施办法,但在缴费标准、养老金补贴标准、缴费财政补贴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厦门市、区两级政府将参保个人缴费补贴由原省定的每人每年30元提高到45元。海沧区结合地方实际情况,将对60岁以上给予基础养老金补贴标准从每人每月55元提高到200元。荔城区考虑农民缴费能力,灵活设置缴费档次,在省定100-1200元12个档次基础上,增加1200元以上的缴费档次,不设上限。晋安区对选择缴费标准100-300元的,补贴标准为每人每年30元;选择缴费标准400-1200元的,每提高一个缴费档次增加补贴5元,最高补贴标准为每人每年75元,积极引导农民参保缴费。一些村财收入比较好的村集体为鼓励村民参保,对参保村民给予补助。如晋安区前屿村给予每个参保村民100元的补助。武夷山市南源岭村、仙店村、公馆村则由村集体按最低100元的个人缴费标准全部代缴,若提高缴费档次农民自行补交差额。而财力薄弱的县市,无力对农民参保缴费给予额外补助。

(二)年满60周岁老人已基本领取基础养老金                 农村调查
春节前后,各试点县市已陆续向年满60周岁老人发放基础养老金,老人们觉得内心很温暖和满足。不少家庭特别是有老人的家庭对此十分欢迎,觉得新农保是项惠民的好政策。基础养老金的按时发放,对新农保起到很好的宣传和促进作用,为新农保试点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有的老人还积极督促子女办理新农保。目前各试点县市年满60周岁老人(除部分身份无法确认)基本上都已领到基础养老金。

(三)农民参保从众心理较普遍                 农村调查
多数农民对新农保理解仅停留在知晓层面,对具体参保缴费、财政补贴及计发标准等规定一知半解,因此农民参保时从众心理现象较为普遍。莆田溪白村和金山村,农民多数对政策都不是很了解,在是否参保及选择缴费档次等方面,往往随大流,并未根据自身情况做出合理的选择。其他试点地区也存在着“村民看村干部”的现象。

(四)不同年龄段农民的参保意愿差异较大                 农村调查
各个年龄段农民参保积极性存在明显差异,40周岁以上农民积极性比较高,而40周岁以下青壮年农民参保积极性较低。主要原因:一是40-59周岁农民生活压力大,深刻体会到养老保障的重要性;新农保试点实施意见规定:“年满60周岁、未享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农民不用缴费,可按月领取基础养老金,但其符合参保条件的子女应当参保缴费”。40周岁以上农民必须参保以保证其父母能享有基础养老金,而且也不用缴费很长的时间即可享有养老金,所以参保积极性较高。二是40周岁以下农民或外出打工或自己创业,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他们认为自己离享受养老金的年龄还太遥远,既然新农保要求累计缴费为15年,那就等到了45周岁时再参保也不迟,而且这期间,外出到企业务工,也有可能参加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保障水平明显高于新农保。据调查,在晋安区前屿村、黄土岗村、宦溪村、过仑村,40-59周岁农民拟参保率约为七成,16-40周岁农民拟参保率仅有三成左右。武夷山市小浆村40-59周岁农民拟参保率约为70%,16-40周岁农民拟参保率约为40%。

(五)外出务工人员拟参保率较低                 农村调查
外出务工人员因常年在外,对新农保政策不甚了解,家里父母通常对其是否已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等情况不了解,无法做出参保决定;由于新农保试点范围较小且向异地迁移存在问题及困难,影响外出务工人员的参保缴费;还有部分是举家外出难以取得联系,因此外出务工人员拟参保率相对较低。福鼎市管阳村、敏灶村,外出务工人员拟参保率约为50%;武夷山兴田村、小浆村外出务工人员拟参保率仅为30%左右。                 农村调查

(六)多数农民倾向选择较低缴费档次                 农村调查
荔城区溪白村及金山村,拟选择100-200元缴费档次的农民占拟参保农民总数约六成;500元以上的仅占一成。大田内洋村选择100-200元缴费档次比重约占六成。晋安区采取每提高一个缴费档次增加补贴5元,但这对吸引农民多缴费的作用不大,前屿村、黄土岗村、宦溪村及过仑村,在拟参保人群中,选择缴费标准为100元的占到八成。

二、新农保试点工作存在的困难及问题                 农村调查
(一)农民对新农保政策知晓率高,但具体理解不到位                 农村调查
各地通过电视、广播、发放宣传材料等多种方式广泛宣传新农保,农民对此知晓率较高,但多数农民都只是停留在表面,对参保缴费、不同缴费档次对应的养老金计发标准等规定都不甚了解。据对海沧区东孚镇贞岱村和寨后村20名农民调查,当被问及“是否听说新农保政策”,所有农民都表示听说过;但当被问及“是否知道新农保详细政策”,有13名农民表示对新农保政策的具体规定还不清楚,占调查总数的65%。在大田内洋村、桃新村、莆田溪白村及金山村调研过程中,也发现当地农民对新农保政策一知半解,影响了农民的参保。                 农村调查

(二)农民对新农保政策仍存疑虑                 农村调查
与之前国家推广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老农保)相比,被调查农民普遍认为新农保更加优惠,是一项惠民政策,但个别青壮年农民认为,长达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参保缴费,等到60岁后才有回报,时间跨度较大,对新农保政策延续性表示担忧,担心期间政策有变化,自身利益受损,影响到农民参保积极性。上杭县饶坊村,有村民反映自己25周岁时已参加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老农保),且新老农保之间条款和收益存在差异,因此担心政策难以保持长期不变。

(三)基层工作量大,部分人员身份无法确认                 农村调查
新农保工作包括宣传、60周岁以上老人养老金领取资格审查和发放、符合条件农民参保缴费、信息系统建设、规范整理业务档案等方面,涉及人员多、时间紧、工作量大。部分人员身份无法确认,主要是:一是部分人员未办理二代身份证;二是举家外出;难以取得联系;三是近期行政村改为社区,农民身份无法确认。福鼎市桐城街道的流美社区是村委会改为社区,当地居民纷纷要求参加新农保,特别是该社区年满60周岁的居民强烈要求享受基础养老金,但由于户籍已变更,单凭户口簿和身份证,已无法确认其农民身份,不予参保。四是外地人员迁入。福鼎市龙华社区有40多户来自浙江泰顺的农民,其农民身份目前无法得到确认。上述情况加大工作的难度,影响到农民参保缴费。                 农村调查

上一页12下一页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