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锋专栏 / 平等化 > 正文

现代“法制”下的官民平等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4/13 8:36:21

现代“法制”下的官民平等
在现代社会的“潜规则”中,官位值多少钱?实在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历代官场与官阶大小价值不同。当然,我说的潜规则下的官位市场交易,而是一种代换方式。根据最新的初步测算,大致是151亿元人民币左右,依据是这两天的两个判决。
一个判决是上海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原局长祝均一,因挪用小城镇保险基金达158.56亿元,被吉林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8年;另一个是美容院女老板杜益敏因非法集资7亿元,一审即被浙江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中间的差价是151个亿。
有时候,官位的价格不能简单的做个减法,还是需要有个论证的过程。仔细推敲,逻辑如下:同是依据“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如果两个人都判了死刑则毫无可比性,因为判处死刑可能涉及某个“度”,只要过了这个限度,谁都会被判死刑。果真如此,则158亿与7亿之间也毫无区别,因为都是过界了。但是,从性质上说,两个人的行为具有本质的不同,一个是个人行为,一个具有“公仆”身份的职务行为。纵观这两个案子,从犯罪金额还是影响性质来看,没有什么不能画等号的变量,唯一不能画等号的就是两人的身份:一个是普通的美容院老板,一个是官员。结果是一死一活,自然就能得出官位的价格:151亿元人民币。
从这两个判决,以及以前的很多判决,都可以得出一个很明显的信息:在法律领域里,对待老百姓的是“严刑峻法”,对待官员则是“宽仁厚德”。同样是在糟蹋、贪污别人或者是国家财产方面,官员不但有优先权,还有赎罪权——倒不是吐出来赎罪,而是因为其官位可以赎买一部分责任。
这样说来挺吓人,细想也不吃惊,实乃“古之遗风”。古代虽有“刑不上大夫”一说,可事实是连个秀才,在打官司的时候都可以不跪县太爷,而同样打官司的百姓在大堂之下,无不跪伏如龟,浑身战栗如筛糠,如有大刑伺候,碰到打屁股之事,也是要革除秀才身份以后才可以动手。秀才还只是一个“候补”官员的身份,要是真当了一官半职的话,待遇会怎样?古代的刑律虽无详细记载,估计会有更高的“礼遇”。
☆这种待遇的悬殊大概是身份不同,因为官员是“人上人”,自然比普通百姓的身份高贵的多。所谓官员乃为皇帝看守天下万民的“牧民”之人,民则如同草芥,故人民在官员面前要自称“草民”。被放牧者与放牧者,在帝王心中的位置是不同的,虽“放牧者”在主子面前自称“奴才”,但是“奴才”还是人,而被放牧的老百姓则就成了随时可以被宰的家畜了,何时宰杀根据放牧者的喜怒哀乐和需要,随时动刀,根根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古代的官民平等如果被官员们当作幌子挂起来表白牧民者的“姿态”的话,现代社会的“公民平等”则完全具有本质的差异。法的精神是公平、正义,法治时代的公民,虽然仍然改不了一个“民”的身份,但是,从法理上确定了与“公务员”的同质性。作为公民,现代社会的官员与普通老百姓受到同一法律的公平保护与制约。因此,上海社保案的祝大“官人”与普通美容院女老板杜益敏都涉嫌金融犯罪,二者之间的数目差距已经超出了一个合理的范围,超越了平等的界限。要不是因为二者之间存在“官位”差价的话,同在法律面前为什么没有得到公平的结果呢?
而且近年来类似案件不断在现代法庭上“公开审判”,比如许霆案与河北邯郸农行案中间也存在很大的“差价”,这个“差价”背后也有类似“身份”的差异。近几年,虽然在处理“各级公仆为代表”的各类职务犯罪时,处罚力度不断加大,而官员职务犯罪的涉案金额不断在攀升。于此同时,一个又一个类似这个死刑判决、许霆案之类的事件不断发生?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单从常识上判断出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质存在异化的倾向,执掌审判权力的公仆是否在审理犯罪的同类的时候,有些猩猩相惜,难以下手呢?如果这样,现代法律的精神正在消失,那真是我们努力建构的“法治社会”的莫大悲哀。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