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百姓呼声 > 正文

构建和谐社会应该先从铲除腐败做起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5/14 11:07:46

三军论坛 构建和谐社会应该先从铲除腐败做起 

 灭倭寇平霉菌
头衔:达人小浪
,从“构建和谐社会”这一目标命题出现的那一天起,和谐社会这个专用名词,早已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扬、认同和期待,并且把构建和谐社会上升成了全社会为之奋斗的国家目标。然而遗憾的是,时至今日有关“什么是和谐社会”与“怎样构建和谐社会”的问题,仍然没有找到明确的答案。因此,才会造成长时间以来全社会对“和谐”概念的口号化与商标化利用,对“和谐”概念的口号化与商标化滥用的现象比比皆是,事实上已经贬低了“和谐”概念的严肃性,更贬低了“和谐社会”这个专用名词的政治意义。

     “什么是和谐社会?”愚下认为简单的理解应当是——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那么,这种“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又是一种什么状态呢?还得从古人用智慧造出的“和谐”二字说起。“和”字是由“禾”(表示粮食)字与“口”(表示嘴)字组成,其“和”字的意思就是“人人都有饭吃”;“谐”字是由“言”(表示说话)字与“皆”(表示都)字组成,其“谐”字的意思就是“人人都能说话”。虽然把“和谐”二字解读为“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能说话”的意思有些八卦味道,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正是这种“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能说话”的社会生存状态,又何尝不是人们所要追求的“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呢?这种“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又何尝不是“和谐社会”呢?所以,“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就是——和谐社会。

     “怎样构建和谐社会?”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不是靠五花八门的“吹嘘”就能够建设成和谐社会的问题。上面谈到和谐社会就是一种“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能说话”的“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那么要实现“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就必须具备相应的前提条件。如果把和谐社会作为一种终极目标的话,“人人都有饭吃”与“人人都能说话”的简单要求也就具有了强烈的政治意味,她的前提条件就是首先要实现——社会和解,而要实现“社会和解”的要件则是——社会公平,而要实现“社会公平”的基础则是——社会平等。由此可见,从“社会平等”的基础到“社会公平”的要件到“社会和解”的前提到“和谐社会”的目标,这就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清晰路径。然而遗憾的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清晰路径,并没有被全社会清晰地利用,而是东一榔头西一钉耙地在各种社会矛盾之间进行修修补补,有时甚至抱着“施舍公平”的姿态试图掩盖或者缓解各种社会矛盾。
 ☆
      实现社会平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夯实基础就要从审视制度入手,看看在现有的社会生存状态下,究竟有哪些制度设计在阻碍社会平等,例如户籍制度、医疗制度、教育制度、住房制度、公益制度、行政制度、司法制度、新闻自由制度、人权保障制度、言论自由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市场准入制度、劳动就业制度……等等等等阻碍实现社会平等的制度设计缺陷。必须对所有阻碍实现社会平等的制度进行彻底梳理,该废除的废除,该修正的修正,该补充的补充,以期夯实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实现社会公平,指的是收入分配体制的建立和社会经济发展成果的公平分享。换言之就是保护合法劳动就业渠道、保护合法劳动收入所得、保护弱势群体生存需要、设置公平市场参与机制、设置公平纳税方式、打击非法聚敛财富、打击违法腐败犯罪、打击国有垄断企业私分(行业腐败)创造的国有财富(全民所有)、保证公用财政用于公共事业、建立公务人员财产申报制度……等等非公平现象,建立和完善事涉收入分配与经济发展成果公平分享的体制和机制,才能确保实现社会公平。

 腐败官员新的敛财模式
表面上看,腐败官员违规将资金借给无名商人投入到一些项目,至今投资项目仍在,国家及老百姓看上去没有损失。但这是以国家的资本,老百姓的血汗钱来包装超级富豪,制造了一部分腐败分子先富起来的神话。他们用公有的钱去赚国家的钱,用老百姓的钱去赚民众的钱,赚来的钱都塞进这些利益集团的口袋,等待时机再作分配。在转型时期,这是一种官商勾结、官官勾结、商团合作造富的“新创意”,比起早年行贿搞批文、收取红包拿回佣要高明且更容易敛财。他们胆子越来越大,数十亿的搬,上百亿的借,炒高地产及一些投资项目,承担风险的却是老百姓。

这样的敛财模式可以追溯到二零零三年查处上海首富周正毅的金融诈骗案,当时就可以看出,周正毅就是利用官场的关系,在上海一些大官的保护伞下,行使空麻袋背米的方式投入房地产。案发后,带出香港中银的董事长刘金宝,并涉及官场和商场一连串的贪腐分子,刚掌政的胡温那时就力图冲破阻力打老虎,但由于贪腐的堡垒顽固,盘根错节,周正毅最后仅以轻微罪行判入狱三年。

不撼动权贵,法治建设从何谈起
☆但可以看出,对中国党内贪渎者的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这是一场智慧、耐力和决心的考验。胡温新政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再次出击,一举攻破上海贪腐堡垒,被称作为震碎了难以撼动的权贵,这不仅是三年多前那场尚未完成的反腐战的继续,更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虽然有人质疑,中国反腐还是人治不是法治,中国更需要制度建设,但不容争议的事实是,这样的人治正是法治的基础,不撼动权贵,法治建设从何谈起。

中国反贪腐的任务仍非常艰巨,离共产党自己制定的纯洁性、先进性的标准甚远,但可以说,这是胡锦涛执政以来的又一次新突破,是共产党自身纠错提高执政能力的检验。三年多前,胡温新政伊始即遭遇“非典”侵袭,反映的是自然灾害背后的恶劣社会环境,是各级政府的行政腐败的暴露,胡温严刑峻法,全力整顿北京市及卫生部,上下撤换千多名干部,取得突破。今天,反贪腐的关键时刻,要整治的是和谐社会背后的恶劣政治环境,胡温曾再次重拳出击,凝聚了全国人民的反贪腐共识,更凝聚了老百姓信赖的力量。
这些年来,政府抓的是两头,一头是民生,以民为本,提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强调社会的公平公正,深入民众,以宏观调控抑制房价,都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把握的是一个时代的转换,要从发展是硬道理转向更为科学的发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转向共同富裕;以和谐社会代替不稳定压倒一切,让中国的老百姓感受到一个崭新的社会气象。另一头是抓反腐败,以反腐败为本,在中国政治体制及法治建设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动以党内纪律检查的机制,痛击党内贪腐权、色、钱交织,党内党外、官商勾结的新特点和新堡垒。

       实现社会和解,是指社会各个阶层和各种利益群体拥有自由建立民间组织、行业协会等具有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参与谈判、维护自身权益的法定保障权利,同时对于国家大事与国计民生等事务拥有参与政治民主进程的权利。国家应当建立完善有效的公民诉求渠道、阶层诉求渠道、群体诉求渠道、民间组织诉求渠道、行业协会诉求渠道和利益表达机制(民意渠道和机制)。改革不合理的人民代表参选机制,完善真民主,消灭假民主。以法律规制的方式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和法务公开,建立除体制内自我纵向监督机制以外的社会横向监督机制,让公共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加快政治民主建设、加快依法治国步伐,……等等等等“没有做不到”的实现社会和解的方式方法,当然,“只有不愿做”那就是另当别论的问题了。唯有如此,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后一道坎也才有希望迈过,这也是最为困难的一道坎,只要迈过这最后一道坎,真正的和谐社会也才能够建立起来。

      综上不难看出,在“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能说话”的“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中,“人人都有饭吃”是“社会平等”基础+“社会公平”要件就有可能满足的,而要实现“人人都能说话”的“社会和解”,是有很大难度的,这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最终才能构建起“普遍的社会生存状态”——和谐社会!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