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百姓呼声 > 正文

透视工资均衡化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5/31 16:35:33

透视工资均衡化

   前言:今年上海在外企、私企与国有集体改制企业中扩大推行工资集体协商机制,这将扭转员工因缺少组织资源在工资待遇上缺乏协商能力的问题。目前在资本密集地区存在劳务价格低廉甚至下降现象,所以有必要深层次地——透视工资均衡化。

  从理论上说,我国社会体制是能充分而有力地保护劳工利益的,之所以还在存在着一些问题,缘于市场现实要比理论严峻与复杂得多。问题之一是劳务价格低廉甚至下降现象已浮出水面,不仅存在于体力劳动层面,也存在于智力劳动层面,蓝领白领所在皆有。由于职场供大于求,外来员工与失业下岗员工增多,非规范用工与体制外用工随着一大批就业者在为弱势群体而产生。

  清华大学历史系秦晖教授在研究中发现,在资本密集与外来员工剧增地区,其经济在上世纪90年代有超常规增长,人均收入与消费水平都有显著提高,但外来员工的工资基本上仍停滞在六七年前的水平上,这当然也在对本地员工的工资待遇产生负面影响。有些学者把这一现象称做市场工资均衡化。

  秦教授认为应该作深层分析,外来劳力之所以廉价,主要由于廉价劳动力不融入当地社会,他们大多只能吃几年青春饭回乡。劳动力的再生产成本在很大程度上仍由当地或农村承担,这一非市场因素是劳务价格得以压低的基础。

  畸低的劳务价格能产生非市场化的超额利润,这样又会造成资本密集地区的资本不愿向外流动。

  如果当地行政管理部门的态度也向投资方倾斜,那么,官商妥协机制就会比官民妥协机制及劳资妥协机制更发达,从而在劳资之间难以构成协商关系。这一来,劳务与资本即人力资本与物化资本之间的交易市场交易关系不易正常。在这种条件下所形成的工资,就不能说成是仅仅由于劳力过剩而引起的市场均衡工资的低落。

  合理的做法应该是落实劳工的公民民主权利,并加强对劳工权益的保护,使广大劳工拥有至少与投资方相应的组织资源,减少本地员工和外来员工之间的身份壁垒,使他们都能获得平等的协商地位,保证他们在公正的契约条件下取得至少不低于市场均衡水平的工资,扭转当地劳务成本远低于经济发展水平的状态。

  保护员工利益仅有劳务市场建设是不够的,要使员工拥有组织资源以形成协商能力。现在,上海在外企、私企和国有集体改制企业中正在推行劳资双方关于工资的集体协商制度,这是向正确方向行进的重要一步。如果这种集体协商制度能包容本地与外来员工,长期与短期劳力,那就更为全面,因为劳工利益是整体性的利益。

[作者:林若] [摘自《北京人才市场报》第18期]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