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打工纪实 > 正文

外来工,他们为什么姓“外"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6/23 11:53:55

外来工,他们为什么姓“外"

    标签:改革30年 西南交通大学 打工文学 乡土文学 漫画 黎志扬  

    外来工,一群漂泊的寻梦人。
    他们从偏僻的大山走来,从寂寞的乡野走来,背着简单的行囊,负起一个真实而又美丽的梦想,在异乡的天空下,他们流血流汗,挥洒着激情,奉献着青春,在别人的城市里,树起了一道道立体的风景。
    没有户口,没有房子,他们在城市的土地上却扎不下自己的根,他们是游离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边缘人”。艰辛的工作,微薄的收入,寻梦路上的凄风苦雨,让他们无法找到一种家的感觉,迷惘和无奈的情绪时时刻刻困扰着他们。他们问:我们是谁?
    让我们听听他们那种一路风雨一路歌的心路悲欢,让我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他们。
 
    ●白话,想说爱你不容易
 
    不会讲白话带出了一段段人在他乡的辛酸故事,令到他们很容易产生一种“外”的感觉。
    不久前,在中山市沙朗镇打工的一位刘小姐在给记者的一封来信中说:“我才来广东一个礼拜,一次我和老乡去买衣服,店主欺负我们是外地人,不会讲白话,一条短裙开口要价180元,我说太贵了,店主马上拉下了脸,用难听的普通话骂,穷打工妹,没钱就不要问。我本想离开,可老乡太喜欢那条短裙了,最后讨价还价,居然25元成交。店主把短裙扔给我们时,我发现短裙的后背处有好几根纱浮出来,要求换一条,女店主蛮横地说不换,我和她吵起来。争吵声引来了许多人围观,我多么希望有人站出来为我们说句公道话,可是那些人一看店主是本地人,摇摇头,都走了。后来给了钱,却憋了一肚子气。老乡开解我说,胳膊拗不过大腿,谁让我们是外地人呢?谁让我们不会讲白话呢?这是广东给我上的第一堂课。”
    类似刘小姐这样的情况,不少外来工都遭遇过,的确,白话在广东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广东的“省语”。
    生活上,他们很快适应了这儿的气候和饮食,却很难适应这儿的语言环境。外来工一口方言,确实吃了不少亏,在客车上被“宰”,在购物时遭人白眼、在招工时被淘汰等现象经常发生。
    记者在东莞采访时,一位来自河南信阳名叫黄芳的外来妹对记者讲述了她刚来广东的一段寻工遭遇。
    有一天她到长安镇一家港资企业应聘,她想,凭着自己中文专科的学历,再加上在大报小报上发表的100多篇文章,还有通过自修取得的电脑操作证,应聘办公室文员应该不成问题吧?当她带着一摞证书和剪报兴冲冲地赶去时,负责招聘的一位女秘书扫了一眼她带来的材料,然后很礼貌的问她:“你会讲白话吗?”她一头雾水:“什么白话?”“就是广州话呀,我们这儿要求会讲白话。”黄芳失望摇摇头,那位女秘书说:“那只好请你另谋高就了。”
    后来黄芳经过几次相似的碰壁,“另谋高就”到了一家私人鞋厂,做了一名鞋面女工。
    在语言问题上,外来工有一种无法融入本地的感觉。
    记者曾与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当地教师探讨过这个问题。
    记者问,外来工在广东,第一道障碍就是语言,你认为是当地人该说普通话,还是外来人该说白话?他说,入乡随俗,我觉得外来工最好是去适应它,很简单,假使我们去英国留学,是要求英国佬说中国话呢,还是我们学讲人家的英语?
    记者笑了笑,在推广普通话多年的今天,广东依然“老方一贴”,只能让外地人徒唤无奈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