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打工纪实 > 正文

“打工文学”主旋律中的噪音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6/23 11:56:00

“打工文学”主旋律中的噪音

    毋庸讳言,打工文学的风起云涌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各报刊的推波助澜,其热度并未因其艺术上的稚嫩、缺少章法而有所削减,因为受众大部分是底层的打工者,似乎也不必要过于高深。在宣泄、抚慰、娱乐等文学功能的演绎中,从未有哪一个文学派别像打工文学这般涌现过如此众多的作者,他们表现得这样情感纷呈,精彩夺目,即使是文学卡拉OK式的参与(如《外来工》等期刊小栏目中的作品);劳资双方的冲突、重如湿棉的乡愁、爱情婚姻家庭的残缺等几乎所有的素材都被触及,一切愤怒、迷惘、呐喊业已穷尽,就慢慢地由浮躁趋于平静,渴望一种精神上的回归了。
    但是另一方面,随着描述的重点从流水线移向更广阔的生活场景,有的作者打着“塑造人物多样化”的幌子,乐此不疲地描述猪鸡狗鸭二奶三陪诸如此类的糜烂生活,这些猪鸡狗鸭二奶三陪诸如此类人物无异是一群叮在臭鸡蛋上的苍蝇,而非真正的打工者,严格说来,这些类似于清末狎邪小说的所谓“作品”不能归属于打工文学。偏偏有一些关注打工文学的评论家,惟恐队伍不能壮大似的,把几部或许是猪鸡狗鸭二奶三陪写的关于猪鸡狗鸭二奶三陪生活的畅销书扯入打工文学的旗下,因了“打工文学”近些年成了热门话题,作者本人当然也求之不得,就更是以一种空虚与颓废的情调大泼其墨了,他们的劳作事实上已经与打工文学所倡导的“打工精神”背道而驰。
    打工文学不能“走样”,它在前些年之所以激动人心,是因为着重于打工者倾诉个人命运、张扬真挚情感、探索打工出路,而今某些作者对之也没兴趣操练了,相反,以南下的“非打工人”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创作则操练得十分娴熟。这些作品是否也归入打工文学?或者把它扫地出门,让其自成派系,让其沾沾自喜地称之为“猪鸡狗鸭二奶三陪文学”?站在捍卫打工文学纯洁性的立场上,我们至少需要这么一次不乏意义的“扫黄打非行动”。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