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百姓呼声 > 正文

城市要管好弱势群体要生存 擦鞋女工与城管对话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7/1 18:09:14

城市要管好弱势群体要生存 擦鞋女工与城管对话
来源: 楚天都市报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记者吴昌华王孝武)如何看待擦鞋女工被撵得“像燕子飞”?她们是否有碍市容?她们能不能与我们身处的城市共同发展进步?昨日,武汉市江岸区总工会组织包括城管人员在内的各界人士,开展了一场“关注城市擦鞋女工”的大讨论。

  会场的气氛热烈得出人意料。56岁的寡母吴宜秀讲述了靠擦鞋赡养婆婆、供儿子上大学的经历,说到擦鞋工具盒多次被砸时泪流满面。

  据调查,江岸区共有擦鞋女工1600多名,85%来自农村贫困家庭,15%是城市下岗失业人员,平均月收入400元,人均住房面积4平方米,家具几乎全是捡来的。几乎每个擦鞋女工,都维系着一个家庭的生计。

  与会的社区居民代表发言饱含同情,不少代表认为市民日常生活离不开手工劳动者。江岸区政协常委、武汉市社科院信息所所长王铁教授发言时,站起身来向擦鞋女工们深深鞠躬:“你们是光荣的劳动者,应该平等地享有城市资源。”发言过程中,他还洒泪承诺:“我愿和同事们承担吴宜秀儿子上大学的欠款1.3万元,说到做到!”会场上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江岸区城管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严松毅动情地说,城管与擦鞋女工等劳动者不是敌我矛盾,将进一步改进执法方式;但尊重擦鞋女工,不能等同于允许占道经营,无序经营。他强调了维护城市整体形象、依法履行城管职责的必要性。

  武汉大学教授周运清等学者认为,帮扶弱势群众是一个民生难题;政府应树立“民生为重”的理念,要从制度上积极为弱势群体提供公平的机会和资源。他建议,以社区为单位,以自治自律的形式,组织手工劳动者集中有序经营。

☆  因为“有碍市容”,她们被撵得像“燕子飞”
  我们的城市该如何对待擦鞋女工
  汉口二七路56岁的擦鞋女工吴宜秀
  维系三代人生计
 
擦鞋女工方玉娟攒下来的收入。记者宋枕涛 摄

  昨日上午,在汉口二七路口转车楼社区,记者遇到了吴宜秀。56岁的她正佝偻着腰,认真地为顾客擦着鞋。

  半天时间,吴宜秀一共做了5笔生意,5元钱到手了——这是她正在读大学的儿子一天的生活费。
  吴宜秀一直在二七路附近流动擦鞋。她说,天天都被城管撵得像“燕子飞”,稍不小心,凳子、工具就会被城管收走。
  “孩子的爸爸10年前得癌症去世,把体弱多病的婆婆和正在读初中的孩子,都留给了我。”

  2001年起,吴宜秀开始靠擦皮鞋维持一家生计。每天早晨6点多钟,她就带着小板凳和工具箱出门了。“我不喜欢夏天,因为那时人们不穿皮鞋,我们没有生意做。”
  尽管吴宜秀做得很卖力,但儿子的大学学费怎么也凑不齐,已拖欠了1万3千多元。

  根据江岸区总工会所作的调查,江岸区目前共有擦鞋女工1600多名。其中约85%来自农村贫困家底,15%属于城市下岗失业人员,人均月收入不到400元,人均住房约4平方米。城市的光鲜与弱势群众生存权

  究竟谁轻谁重
  “城管部门要转变执法观念,不能再砸擦鞋摊。”——昨日举行的“关注城市擦鞋女工”讨论会上,江岸区政协常委、武汉市社科院信息所所长王铁教授如是说。

  擦鞋女工有权摆摊吗?王铁手握一叠材料说道:“每个擦鞋女工背后往往维系着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计。中国青年报做过抽样调查,70.6%的人反对城管查抄像擦鞋摊这样的摊点,因为这样的摊点给市民生活提供了便利。”

  他的声音激昂起来:“不错,城市的发展需要管理,但究竟城市的光鲜重要还是弱势群众的生存权重要?为诚实劳动的公民提供生存条件,这是构建社会基本秩序不容突破的底线。”背街小巷擦鞋可以灵活掌握

  主干道边严禁
  讨论会上,江岸区城管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严松毅说:“擦鞋,不等于占道擦鞋。占道经营影响市民出行,甚至有安全隐患。我们对主干道上占道擦鞋是严格控制的,背街小巷可以灵活掌握。”

  严松毅说,城管与擦鞋女工等劳动者不是敌我矛盾,城管将进一步改进执法方式,查处粗暴执法行为,在城市管理与擦鞋女工之间找到平衡点。“我要向大家自我检讨的是,以前我们和擦鞋女工交流沟通不够,今后要加强。擦鞋女工也是城市的一员,应该共同维护城市形象。”现阶段应把擦鞋女工纳入社区组织

 ☆ 让她们有序劳动
  讨论会上,三位市民代表都表示,我们的社会需要擦鞋女工,要给她们生存空间,并引导她们自觉遵守城市管理的各规定。

  武汉市社科院首席研究员刘崇顺说,包括擦鞋女在内的一切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都应该得到保障。这是维护社会秩序、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对待擦鞋女工,我们需要更多制度性的安排。

  武汉大学教授、社会学家周运清说:擦鞋女工与城市管理之间是个矛盾。城市需要依法管理,但法律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最终要以人为本。执法者要树立“民生为大”的理念,尊重一切劳动和劳动者,尤其是弱势群体,从建设和谐的劳动关系着手办事,提供公平的生存发展资源,不能简单执法,更不能粗暴执法。

  周运清提出,对于擦鞋女工,现阶段最好的办法把她们纳入社区组织,以自治自律的形式,有序劳动。

  水至清则无鱼
  刘鹏
  从人性化的角度看,马路上的摊点,是否都该归入占道经营,的确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你看那擦鞋女工,一个鞋盒,两把凳子,把污渍揩在布上,把洁净留给他人。如是摊点,怎能与占道的烧烤摊、菜摊、商摊一并归集?

  平心而论,擦鞋女工既方便了群众,又没有污染环境。更何况,暖暖春阳下,小街小巷倘若有市民悠然地坐着擦鞋,也是一幅和谐的城市图画。

  严管市容,无可厚非。可如果一管之下,就不予区分地把街头摊点清理得干干净净,让市民想擦个鞋都找不着地方,让肩负家庭重荷的擦鞋女工也没有一个劳动空间,是不是也太“硬”了些?这样的城市,虽然“一尘不染”,亲和力却减了几分。古人早就说过,水至清则无鱼。

  日前,上海“开禁”马路摊贩。人家已是国际化大都市,城市管理的量远大于武汉,如今都能从人性化角度“网开一面”,这样的气度值得称道。新华社记者对此评说道:城市管理怎样管,考的是用什么样的感情来对待人民群众的问题
(摘自新华社3月1日电)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