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战争根源 > 正文

俄研制“脑控武器”危害健康 受害者集体申诉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8/7 11:38:58

俄研制“脑控武器”危害健康 受害者集体申诉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池晴佳  

 据俄罗斯《圣彼得堡时报》6月初报道,俄罗斯研制“脑控武器”的试验对一些人的健康造成了危害,一些受害者以公开信的形式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求助。

  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应该是世界上最难揣测的东西,更别提加以控制了。
 
 
但如果真有能控制人思想的“脑控武器”,在军事上的应用前景不可限量。尽管多次遭到官方否认,但有证据显示,美国、俄罗斯等军事强国都对“脑控武器”的研究颇为重视,能干扰人脑的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及光波武器,也属于这一范畴。

  俄罗斯受害者集体申诉

  根据一些解密资料及媒体报道来看,俄罗斯在脑控武器研究方面可谓“历史悠久”。在冷战时期,苏联克格勃在研究远程控制人的思想方面颇为积极。国家为此拨专款多达数亿卢布,几乎所有拥有超能力声称能“读心”甚至“控心”的苏联人,都被国家安全部门网罗门下。但许多资料对具体研究成果达到何种程度,都“语焉不详”。美国《连线》杂志曾批露,苏联解体后,在俄罗斯人才纷纷被“挖角”、相当一部分军工科研项目也被取消的情况下,有关脑控的一些顶级科学家及相关项目,却几乎被完整地保留下来。

  由于俄军方极力否认仍在进行类似研究,脑控武器在俄军方近来的多次行动中都未曾一展身手,也有人认为俄罗斯可能已经停止了这种非人道武器的研究。但近日俄脑控武器受害者一封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又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据《圣彼得堡时报》报道,信的末尾征得了大量受害者签名,多数受害者居住在莫斯科、圣彼得堡,还有来自乌克兰塞瓦斯波尔的。公开信中写道:

  “许多俄罗斯公民指出军方曾默许包含酷刑的医学实验,这些酷刑剥夺了许多人的健康甚至生命。这类试验企图在根本上监禁人民、获取情报、操纵人们的意识和行为。无论是在私人住宅、公众场合、工业场所,还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选定的受测试者,都会受到这种“神秘武器”发出的含有化学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响。时间长了,会让受测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进而导致各种疾病,甚至死亡。

  如果听其发展,其恶果必将是摧毁俄罗斯人民。

  我们希望执法机构能够根据每个受害者的案件,进行详细调查。我们同时要求,根据俄罗斯联邦刑法相关条款,公开这类犯罪案件的详情,以及对公民健康所造成的损害……”

  信的末尾是“居住生态和社会保障莫斯科委员会及圣彼得堡人类生态武器保护协会”主席的签名。该信引起了多家媒体的关注,但对此俄军方予以否认。到目前为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没有启动相关调查。

  脑控武器开启“无声战争”

  我国古代著名军事专著《孙子兵法》中,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为最高境界,“必以全争于天下”,即最好的战略是在达成胜利的时候,天下还能保持“完整”,也就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目前流行的电子战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这种效果,但电子战也存在成本高昂、有一定危险的局限性,而脑控武器是以“攻心为上”,直接影响控制人的思想,有着更明显的优势。

  目前“脑控武器”主要分为三类: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及光波武器。其中电磁波武器又被分为电场、磁场、微波及其他类型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包括次声波武器及超声波武器;光波武器则主要是紫外线、激光武器。在冷战时期,俄罗斯及一些西方国家曾从效果最大化方面考虑追求致命性,如让敌方士兵大脑受强烈刺激,甚至引诱敌军士兵自杀。现代意义上的“脑控武器”的方向是从人道主义考虑,“化敌为友”,让敌军放下武器投降,免遭肉体消灭。

  那么,脑控武器是怎样将复杂的人心“玩弄于股掌”呢?

  美国有一家名为“沉默的声音”的军工生产商,该公司自称曾和美国军方多次合作。其公开的文献显示,制造脑控武器前,需要先克隆人类情感。用超级电脑对数据库中的成千上万个情绪脑电波样本进行分析,以得到心理特征和脑电波形状的对应关系。接着在另一台电脑中存储这些“情绪信号串”,用无线电向人体发射这些“有生命的信号”,“沉默地改变人类的情绪状态”,从而操纵目标对象的心理和情绪,以影响其行动。

  从原理上讲,脑控武器的“杀手锏”就是其致幻效应,让敌军士兵在外界信号的指引下,做出违背己方利益的行动,如放下武器、投降等。与密集轰炸、枪炮阵阵的传统战争相比,脑控武器开道的战争可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声战争”。虽然没有隆隆的爆炸声,但这种“沉默的声音”所起到的效果同样惊人。

  让空中出现“金甲神人”

  美国科学家还研制出一种新型心理幻觉武器,能借助激光和复杂的计算机系统产生图像投影,在战场上的任何地面和大气层中映射出物体的虚假形象,包括飞机、坦克、舰船、部队等,让对手产生面对庞大敌军的幻觉,从而压制对手的意志,引他们走上“歧途”,如放弃抵抗甚至投降等。这种虚拟武器还能在战场上空呈现历史人物或传奇人物,包括在敌军中拥有绝对威信的宗教先知形象,就像古典小说《水浒》中描述的在空中现身的“金甲神人”。还可结合光学和声学武器,在特殊调制解码器的帮助下,合成“先知”的声音,向信徒下达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的命令,从而对敌军官兵产生强烈的心理震慑。

  心理战是脑控武器鼻祖

  有人对“俄罗斯受害者集体告状”所说的事表示怀疑,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吸引公众眼球的噱头。而将脑控武器说得有板有眼的“沉默的声音”公司,五角大楼也从未承认过与其有任何合作。也有科学家也从原理上质疑“控脑”的可能性:人的大脑千差万别,“一千个大脑就有一千种脑电波”,它们之间的对应关系是否有规律可循还未可知。纵使有规律,大脑是否会对那些外来的“指令”言听计从呢?因为在人类历史上,还只有那些据说“中邪”了的疯狂之人,曾自称受到过外来“神秘命令”的指示。

  但无论如何,脑控技术作为一种攻心战术,在历史上还是有源可溯的。在一战、二战期间,英军就有专业的“洗脑”团队,通过德语广播瓦解德国士兵的士气。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与美军大打心理战,其“东京玫瑰”也让美军指挥官伤透了脑筋(日军专门挑选音质甜美的播音员,对美军广播一些情意缠绵的思乡节目,让美国兵开小差。这个行动以及播音员都被美军称为“东京玫瑰”)。海湾战争一直被看作美军心理战的典范:美军组织了一批会说阿拉伯语的小分队,专门通过广播劝说伊拉克士兵投降。美军将自己的战果,如击落多少架伊军飞机、伊军多少坦克被毁等立即通知伊军。伊军官兵以为陷入了“大势已去”的境地,只得束手就擒。

  1979年,苏联曾将次声波武器、电磁辐射武器归入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类,后来西方国家也承诺不研发这类武器,但从目前来看,很多承诺明显落空了。由于脑控武器的“非凡力量”,很多国家都想研发这种技术。正如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局一位高级官员所说的:“谁控制了这种技术,谁就能控制所有人的思想。”但如同核技术一样,脑控技术如果真的成熟了,也会面临扩散的危险。如这种技术落入了恐怖分子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责任编辑:江大红)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