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血泪军史 > 正文

历史变迁 谈及经历那场残酷战争中的普通命运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8/7 11:46:53

历史变迁 谈及经历那场残酷战争中的普通命运 
 
作者: 张云帆  来源: 搜狐娱乐 
  阿廖沙得到了批准,因此就有了战场之外的这个故事。  923年、1924年出生的苏联男孩,在二战后活下来的(包括残废的)不足3%!这个数字背后是多少母亲破碎的心啊,她们所哺育的生命仿佛就只是为了给自己带来永远难以排解的悲伤。

  看到这里,我很需要立刻喘一口气,以免那巨大的悲伤让我窒息。所有的战争,无论正义或邪恶,最终都难免是生命的角逐。在你死我活的生命角斗中,对母亲以及对那些死者而言,战争其实没有胜者;只要是以死亡、杀戮为目的的任何行为,结果注定是悲剧性的。

  但是,影片中的故事并没有停留在仅仅是生与死的较量中,它关注的恰恰是那些有幸“活着”的人们与战争纠缠在一起的复杂情感。苏联卫国战争影片对人物的描写往往是多角度的,善于从多个侧面展现人物的命运和性格,与此同时,又能通过每个人身后不同的社会关系,更加深层地展现历史背景和不同的社会层面。比如《士兵之歌》,它也运用了这种多角度的方法,对人物的心灵进行深入挖掘。影片中段,士兵阿廖沙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火车站挤满了等待撤退的老人、妇女、孩子和伤残士兵,他无意间帮助了一个残废军人,交谈中发现,原来他们两人同路,都是在“回家”的焦灼期盼中:阿廖沙带着荣誉急盼回家看望母亲,而残废军人却拖着仅剩的一条腿,等待着未来生活的残酷宣判。

  “我妻子来了一封信,算了,我不去她那里。在战争前我们就不能和睦相处,现在更……”

  尽管残废军人的家庭因为战争已经发生了改变,但他还心存一份希望,希望妻子能到车站接他,幻想她能守住战前已经脆弱的感情。可是,在列车就要开走的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打算放弃回家的念头,想逃避那难以承受的难堪。影片在这时还安排了一个旁观妇女的出现:

  “你这个想法是卑鄙的,有人等着你,你干吗不回去?”

  妇人的指责打消了残废军人的顾虑,让他有勇气去面对他的“家园”——那里本应该是他从地狱回来后的疗伤之所。影片对这一段情节处理得非常细腻,不仅让我们看到残废军人内心的痛苦,更在那妇人的斥责中看到另外一层含义:这场战争不仅仅是士兵的战争,他们的背后还有无数衰老的父母、憔悴的妻子、等待爱抚的孩子……大家都在战争中苦苦等待,不仅等待着亲人归来,更在等待“和平”的到来。无论是负伤的痛苦或死亡的消息,人们都期盼着战争在“归来”的时候永远结束。最终,影片安排残废军人回到妻子的怀抱,尽管战争还在继续,但对他们来说,生活似乎应该可以重新开始。当阿廖沙看着妻子挽着丈夫渐渐远去,残废军人腋下的拐杖突然绊了一下,妻子松开了挽着丈夫的手,独自走到一旁——这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其实充满了寓意,预示着未来生活的坎坷,还有人们心中那无法治愈的战争创伤。

  这个残废军人的出场在整个电影结构中略显突兀,但在后续的情节中却为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埋下了伏笔,正是由于他的出现,使整个影片的情绪发生了巨大转变。接下来在回家途中的见闻,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情绪:战争期间的城市,被炮火摧残成残垣断壁;阿廖沙为了节省时间偷乘军用列车,偶遇正要去亲戚家躲避战争的年轻姑娘舒拉;遵照战友的嘱托,他们一起去看望战友的家人,不想战友的妻子已经改嫁……影片一改传统战争片所宣扬的英雄主义精神,将观众的感情从呐喊、冲锋以及虚伪的荣誉感中剥离出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战争的真实残酷。在这里,震撼我们的不仅是战场上的杀戮,还有爱情的脆弱和社会萧条给人们精神上带来的负面影响。对那些失去了亲人以至失去了“家园”的士兵来说,战死疆场甚或就是一种解脱——可这些罪过能归咎于谁呢?难到仅仅是那些背叛爱情的女人吗?

 http://yule.sohu.com/20050816/n226690280.shtml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